世界杯结束100天了俄罗斯人更爱足球了吗?

时间: 2019-11-08 09:33    来源: 未知   
点击:

  近日,英国老牌综合性媒体《卫报》在一篇文章中,聊了聊举办世界杯对俄罗斯足球的影响。全文如下:

  2016年,前俄罗斯国家队主帅莱昂尼德-斯卢茨基曾说,俄罗斯不是一个足球大国。

  斯卢茨基的证据很简单:莫斯科斯巴达和莫斯科中央陆军都花费了上百亿卢布修建新球场,但两支球队主场比赛的上座率仍然很低。“在早些时候,我曾确信新的场馆设施能够明显地改变人们与足球之间的关系。”斯卢茨基告诉《体育快报》,“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如今距离法国队在俄罗斯世界杯上夺冠已经过去了100天。自那之后,俄超联赛的现场观众人数略有上升,前锋阿尔捷姆-久巴名气陡增,而俄罗斯国内的足球媒体则聚焦于报道两名俄罗斯球员袭击一家国家电视台主持人的司机,以及一名政府雇员的事件。就连克林姆林宫也在考虑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或许目前还很难评断俄罗斯世界杯的历史遗产,但毋庸置疑的是在俄罗斯,足球运动已经吸引了更多人关注。

  “谈到世界杯热潮,从某个方面来看,它确实产生了作用。”驻英国的俄罗斯足球记者高利诺夫(Sasha Goryunov)说,“但另一方面,莫斯科发生了科科林和马马耶夫袭击政府官员的事件,这又导致人们再次讨厌足球运动员,认为他们都是白痴。”

  在某些俄罗斯人看来,今夏世界杯已经成了一个快要被遗忘的梦,他们已经忘了在俄罗斯5-0大胜沙特阿拉伯的揭幕战之夜,普京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尴尬握手。

  从场馆情况来看,在世界杯结束后的俄超赛季,莫斯科、圣彼得堡和罗斯托夫的足球场馆上座率都很不错,联赛整体上座率也呈现出增长势头。在本月的一场欧冠比赛中,莫斯科中央陆军坐镇卢日尼基体育场迎战皇家马德里(中央陆军1-0获胜),吸引了8万名现场观众。而在俄罗斯甲级联赛,某些球队的主场上座率也让人惊喜,例如伏尔加格勒转子(Rotor Volgograd)的场均观众人数就超过了2万。

  但随着世界杯热潮褪散,其他世界杯比赛场馆——例如在索契、喀山的场馆以及看上去被诅咒的加里林格勒体育场(曾长期受到建筑施工问题困扰)等——似乎都变成了昂贵而又无用之物。

  赛季初就连偏远的莫尔多维亚(Mordovia)主场的场均观众人数也超过了2万,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俄超和俄甲联赛的现场观众人数都出现了回落。球迷们出于好奇心观看新球场,却没有兴趣关注索契(PFC Sochi)或加里宁格勒波罗的海(Baltika Kaliningrad)的表现——在俄甲,加里宁格勒波罗的海的积分已经跌入降级区。加里宁格勒竞技场能够容纳35000名观众,但在加里宁格勒波罗的海本月不敌下诺夫哥罗德的一场主场比赛中,现场观众人数仅为4367,这项数据甚至不如新场馆建成前该队的主场场均观众人数。

  由于俄罗斯人对足球赛事兴趣有限,场馆维护成本高且缺乏清晰的长远盈利路线,场馆方正在想方设法通过其他方式来赚取收入。

  圣彼得堡斯卡朋克乐队Leningrad前不久宣布,在明年夏天,他们将在9座世界杯场馆举办音乐会。上周五,Leningrad在圣彼得堡体育场举办的音乐会吸引了超过6.5万名观众,也许是自前苏联时代以来俄罗斯规模最大的一场音乐会。

  在叶卡捷琳堡,有媒体报导称世界杯场馆将会被租给一些企业举办新年派对,考虑到球场的建造成本接近25亿美元,这被许多人认为不成体统。但有趣的是叶卡捷琳堡竞技场的场地已经举办过IT研讨会和一次汽车展览会——在当地俄超俱乐部乌拉尔(FC Ural)的主场比赛中,现场观众人数甚至很难达到场馆可容纳观众数的三分之一。

  俄罗斯花了十年时间规划和兴建2018年世界杯场馆,虽然俄罗斯政府声称那些场馆将在世界杯后继续发挥作用,但俄罗斯领导层早就明白,它们不会带来经济上的回报。

  “如你所知,如果这在俄罗斯是一个国家级项目,那么项目是否具有长远性,能否自负盈亏都不会是被优先考虑的事情。”高利诺夫说,“世界杯举办得很成功,俄罗斯政府对此感到满意。”

  这与索契冬奥会形成了鲜明对比。据称索契冬奥会的投入成本达到500亿美元,但西方媒体抨击那届冬奥会存在许多问题,例如建筑项目赶工、腐败等等……相比之下,就算花费巨资修建的几座世界杯场馆没有产生太大后续作用,对俄罗斯政府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巴西和南非在举办世界杯后也曾面临类似麻烦,不过普京一直对世界杯的主办方称赞有加。“在体育运动的发展和推广中,大型赛事占据着重要地位。”俄罗斯总统说。普京所指的大型赛事,包括世界杯、索契冬奥会,以及2013年在喀山举行的夏季大会。

  虽然本月初发生了科科林和马马耶夫袭击政府官员的事件,但俄罗斯球迷心中仍有英雄,他就是效力于泽尼特的前锋久巴,俄罗斯在世界杯上闯入四分之一决赛的功臣。久巴曾经常与教练和队友争吵,世界杯前险些未能入选国家队,但如今他被《GQ》杂志俄罗斯版评选为俄罗斯年度男性;而在一个流行导航系统上,俄罗斯的司机们还可以听久巴指引方向。

  “这简直太疯狂了。”高利诺夫在谈到今年泽尼特与西伯利亚球队叶尼塞(Yenisei Krasnoyarsk)的一场比赛时说,“久巴被几千个孩子包围了,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场面。久巴现象一直很有趣。”